电影80后大学生创业热潮的背后,有人回头有人坚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0
  • 来源:无锡电影院兼职_什么爆电影_八达愿动漫电影网排行榜--一路向西真心电影资讯网
杨叔@创业99“当我还是个孩子时电影80后,我吃过很多食物,大部分已经一去不复返而被我忘掉电影80后了,现在已经记不起来吃过什么了。但可以肯定电影80后电影80后的是,它们中的一部分已经长成了我的骨头和肉。创业也是如此。我踩过的坑,吃过的苦,最后都会沉淀下来,变成我的骨头和肉。”(本文是“创业99”的第5篇文章,大约4,800字,阅读需要8分钟)江波和小戴是一对金童玉女,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在昆明理工大学还没有毕业,到北京来融资。当时他们的创业项目获得了首届中国“互联网+”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的金奖,很多投资机构都很看好他们,纷纷表达投资的意愿。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曾经说过争议很大的一句话:如果(摩拜项目)失败了,就当做公益。很多人从这句话看到了胡的情怀,而更多的人指责胡的不负责任。作为一个商业项目,其主要目标是要盈利,给股东以回报,不能奔着公益去做。而江波和小戴的项目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公益项目,他们是希望借助商业的方法和帮助来完成公益的理想。01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的官网可以查到我国残疾人总数为8502万人,其中听力残疾2054万人。不过这只是截至2010年末的数据,如果按照总人口比电影80后例1.67%的占比来计算,以2017年底我国人口总计约13.9亿为基数,则听力残障人士总数则应为2320万左右。2010年末我国残疾人数量和分布江波小戴们的项目就是针对这超过2000万听力残障人士的一款智能手表。针对中轻度的听力障碍,传统的解决方法是助听器。对于重度以上甚至完全失聪的情况,国内外有很多初创公司开发手语翻译手套,可以将手语翻译成语音,帮助聋哑人士和健全人进行交流。手语翻译手套江波他们也是从手套开始起步的。他们从大二下学期开始有想法,进入大三即启动开发,团队成员来自于校内各个学院。虽然是一个学生团队,但他们并没有闭门造车,而是频繁接触用户听取意见,10个月后完成了最初的样机,立即邀请聋哑人士作为天使用户进行测试。不过从用户那里得到的意见让他们反思,哑语手套这样的产品形态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形态。首先,产品过于复杂,准确性不高。同时还存在不同地区的语言差异,很难做到普适。手套的形态体积大,不便于随身携带,对于聋哑人也很难走到哪里带到哪里。更主要的是,这种手套是单向的,可以让健全人理解聋哑人的手语,但并不能让聋哑人“听得懂”健全人的语言。对于团队本身,经过实践之后他们也发现,手套的结构、算法都比较复杂,要想做得完美,很多技术难题并非像他们这些在校本科生能够搞定的。作为可穿戴电子设备的典型形态,智能手表是各大厂的必争之地。Garmin公司2003年发布了一款腕带式GPS导航产品Forerunner,但那还不算是智能设备。直到2013年9月三星在柏林电子展上推出Galaxy Gear,2014年9月苹果秋季新品发布会发布Apple Watch,智能手表从概念到产品被全面炒热,国内厂家华为、小米也纷纷跟进这一领域。经过了几个月的思考和决策,江波小戴他们也正是在2014年底智能手表概念最火热的时候,下决心放弃哑语手套这个产品形态,而将产品改成一款智能手表,通过智能手表来间接解决问题,即将文字转化为声音,也可将声音转化为文字,这样就可以帮助大部分聋哑人士和健全人进行简单的交流。实际上,他们是为聋哑人定制了一款专用的智能手表,解决了哑语手套的单向沟通问题,可以实现双方向交流,而且易于随身携带。同时,他们定义的这款手表还会通过振动提供一些提醒功能,比如在家的门铃声音提醒,马路上的汽车鸣笛提醒等等。这个产品形态获得了天使用户的广泛认同,这也增强了他们对于产品方向的信心。到2015年下半年,他们拿着第二版样机参加了全国首届“互联网+”创新创业大赛,并荣获金奖。作为明星项目,在推进过程中,也得到了各级残联组织的一致赞誉和大力支持。有了这样的基础,他们决定成立创业公司,全力以赴把这个产品开发出来,并以商业运作的方式来推进这个公益产品的实施。02这是一个始于公益的项目,在情怀上已经打动了很多人,同时又不失商业价值,加上之前已经获得的奖励和美誉,融资前景相当乐观。在一次路演会上,一位投资机构的BOSS希望联合在场的其它机构来共同资助这个项目。BOSS动情地说:我们之前做的都是纯商业的项目,做多了也没有太大的意思。像这样有情怀的项目,更值得做。其他大佬纷纷表示认可,有代表制造业头牌的老大表示可以零利润支持项目未来的量产;有文化背景的老板愿意帮助对接聋人职业学校的资源做测试和推广;另一家机构表示,如果前边的BOSS领投,他们愿意跟投。意向非常明显,江波和团队感觉很是乐观。在另外的场合,一位个人投资人当场表示要投资100万,可以尽快签意向书。江波开始犹豫,最后还是谢绝了这一笔投资,他希望把机会留给前一个BOSS所在的HT,那是他更心仪的投资机构,初次来京融资也是得缘于他们,江波想让这份缘分更加圆满一些。沟通始终在进行,但实质进展很缓慢。正好赶在他们的毕业季,需要决定去向的时候。江波被学校推荐免试研究生,放弃了去哈工大复试的机会。核心团队的大部分没有出去求职,而是留在了这个团队里。BOSS所在的机构给他们安排了创业孵化空间,七八个人一起都到四惠去上班,从学生创业真正转变为全职创业了。待他们在四惠基本稳定下来以后,BOSS设计的“完美”投资方案也出笼了:BOSS联合另外一家机构共同投资300万元,各自占股33%,项目团队占股34%。这个股权比例让江波和团队很难接受,更主要的是,他们从其它渠道了解到,当时BOSS的账上并没有那么多钱,即使签了协议,钱也很难到账。江波回过头来又去找先前要给他们100万的那位投资人。不过时过境迁,那位投资人已经把资源投到其它项目上,对于江波他们,只能从情怀和道义给予支持了。这个时候江波才感觉行情不太对头。他们开始到北京融资的时候是2016年初,资本市场已经开始降温,只不过外部还没有明显的感受,依然很繁荣的样子。不过半年多的时间,整个创投圈就变得比较冷静,进而开始冷清了。拿不到投资,项目只能消耗小戴在大学时从其它项目赚下的一点点钱,对于硬件项目,完全是杯水车薪。江波又苦苦支撑了几个月,接触了几家机构都没能落实投资,他不得不劝离了大部分一起创业的同学出去求职,也包括后来补充进来的更有开发经验的新成员。他和小戴也出去工作了,项目被暂时封存起来。03再次见到他们是在亦城国际中心,一个联合办公空间里面。他们的团队有15个人,还有些兼职成员,目前公众号粉丝已经超过230万。不过他们现在做的是《剧本杀》游戏项目,有点儿类似于《狼人杀》,不过是剧情版的《狼人杀》,属于游戏《谋杀之谜》的衍生。《谋杀之谜》游戏起源于十九世纪,是一种在欧美非常流行的派对游戏,但当时国内对它的了解还非常少。《剧本杀》是一种线上与线下结合的桌游类游戏,几个玩家从线上分别获取同一个剧本中不同角色的背景和线索,然后在线下完成游戏,其中一名玩家会在其他玩家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扮演凶手,而其他玩家需要通过调查和推理寻找出谁是凶手。他们有自己的签约作者团,新创作的“剧本”经过审核、去重、内测达到要求后,即可作为新游戏上线,使得他们的游戏常玩常新,即使是资深玩家,也会不断遇到之前没有玩过的游戏,玩家永远不会失去新鲜感。剧本《星际迷航》,难度4.2,游戏共需3朋友圈子中有一个人玩过,觉得某一款游戏有意思、好玩,就会向身边的其他人推广,并在下次聚会时拉上小伙伴儿一起去尝试,这样的游戏天然具备了裂变推广的功能,这也使得他们公众号上线仅仅半年就获取了230万的粉丝,活跃粉丝数万。主要人群是90后、95后的大学生和白领,都喜欢推理和角色扮演,其中女性粉丝接近6成。当然,粉丝也不完全是年轻人,其中也不乏40岁以上的资深悬疑爱好者。目前,其公众号上的剧本达到169篇,已是全网最多,而且还有超过300篇的储备。杨叔注意到,其中一款评分9.5的游戏《永恒之轮前传》,评论人数即超过12万人次。他们的大部分游戏是免费的,少数的精品剧本会被设为付费本,收费标准从1.99元到4.99元不等。通过游戏收费和少量的广告,他们目前已经达到收支平衡,在没有外来投资的情况下可以良性循环起来了。对于公众号承接的广告,他们也比较慎重,希望广告内容能够高度匹配他们这个受众人群,否则广告效果不好,长远来看对他们的公号也没有好处,这是他们不希望看到的。未来,他们会强化自己的IP,培养和包装更多的签约作者,也会进行剧本授权或者和其它影视公司联合拍摄网剧,甚至开设自己的线下旗舰店和加盟店。04目前的项目更符合他们二人的爱好,相对于前一个聋哑人智能手表的硬件项目也难度更小。而且他们任何的努力和尝试,在当下就可以看到反应和回报,不像硬件项目的周期那么长,试错的代价也没有那么大。这也是属于他们年轻人的项目,不必依赖老司机的经验。他们的内容合伙人是95年的,主编96年,技术合伙人97年。他们两个93、94的已经是项目组里的哥哥姐姐了。不过对于这个封存的公益项目,他们的情怀依旧,依然在维护当时申请的专利和软著。作为核心成员,这两个因创业而走到一起的年轻人依然还在一个团队中。他们现在的心态非常开放,还是希望那个手表项目能够落地,毕竟作为公益项目,产品的有和无,对于这一类用户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,这一点不同于其它领域的升级或者替代。对于项目的落地方式他们没有任何限制条件,按照资本的方式或者按照公益的方式,把他们原有的技术卖掉甚至是赠送都可以,只要有人愿意认真地去做。没有比硬件项目更难的啦!——这是江波发自肺腑的感慨,据他的观察,那一拨硬件创业者基本上都找地方上班去了。不过回头看去,难事做过了,再遇到的难事也就不难了。之前耽误的机会,踩过的坑,对他们年轻人的成长都有价值,是好事。其中最最重要的,是让他们学会了赚钱,知道了能够自己养活自己的重要性。对于大学生创业,他们一致地表示要慎重。有两个最重要的因素需要清楚地了解。一个是看你自身的天性是不是适合创业。像他们两人,都无法忍受打工的“累”,却情愿享受创业的“苦”。尤其是小戴,在创业问题上始终无法与家人达成共识,得不到家人的认可和支持。但提起现在的项目依旧信心十足。另一个是看要做的事情本身是不是成立,是不是可以运转。有了融资可以去放大,去加速,但在没有融资的情况下,要能够自己养活自己。不要想着拿到一大笔钱才能开始做的事情,这样的事情往往是做不成的。几年的创业经历,让这两个年纪轻轻的人变得异常理性。小戴做着现在的事情,但已经开始考虑未来几年以后的事情,很有点柳传志先生讲的“吃着碗里的,看着锅里的,想着田里的”味道。江波则认真地谈到作为创始人和管理者,应该清醒地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。当业务扩大,自己的能力跟不上时,就应该请别人上了,不能死守着自己或者几个同学的地盘。明显地,他在暗指小黄车。尾声在赶这篇稿子的中间,杨叔在家和儿子一起煮面对付午饭。说是午饭,其实已经是下午3点半了,这小子前一个晚上熬了一个通宵赶他的毕设开题报告,提交了以后就躺回床上去补觉,一直到3点才自然醒了。父子两人日常的午饭都是各自捧着各自的手机,连尬聊都很少发生。今天杨叔想向年轻人请教一下《狼人杀》更多的细节和这款游戏在他们年轻人中间受欢迎的程度。不想年轻人趁机给我推荐了另一个桌游,叫“推理大师”。我瞪大了眼睛进一步和他确认,是不是叫“推理大师Club”,他同样瞪大了眼睛和我确认说是的。说是很火,也挺好玩的,他们线下聚会经常去找一个桌游吧,然后就开始玩儿那上边的游戏。我说我正在写一篇关于他们的文章,他们的粉丝已经达到200万了。他又一次瞪大了眼睛,说: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只有200万!他打开微信,进入“推理大师Club”的公众号,他就有29个微信朋友同时关注了这个号。杨叔也再次进去看了一下,有14个朋友同时关注。不过无论如何杨叔也想不到,这14个朋友中,居然有一个就是坐在对面狼吞虎咽吃着面条的年轻人。一瞬间感觉到,天下真小,代沟忽然不见了。关于创业99创业的成功率约为1%,大部分创业者会是其余的99%,正走在奔向那1%的路上。这大多数的99都是什么样的情况呢?要创业成功,就需要把整个创业过程100%的事情都做成都做对,也许你做到了其中的99%,只差其中的1%没有做到而导致创业未成。那这个没有做到的1%又是什么呢?同时,我们准备访谈99位尚未成功的创业者,他们也许还处在创业早期,也许正在艰难地爬坡成长,也许已经放弃了前一轮创业。只要有故事,有感悟,就可以和大家分享。